• 微博加粉
  • 关注微信
    扫描关注
  • 趣谈互联

    面对越来越火的机器人市场,我们到底应该关注
    来源:极客公园 作者:极客公园 点击量:

    面对越来越火的机器人市场,我们到底应该关注什么?



    编者注:本文根据 IDG 资本的合伙人牛奎光、科大讯飞 AIUI 负责人马汉君、图灵机器人联合创始人杨钊、Rokid 联合创始人兼 CEO 黄伽卫和Emokit 创始人兼 CEO 魏清晨在「网易未来科技峰会」上的演讲整理,文章内容略有删改。


    「会话时代」的机器人经济

    111.jpg

    牛奎光:今天很高兴跟各位嘉宾一起讨论一下智能机器人的事,人工智能我们发现从微软上发布了微软的智能机器人,后来包括谷歌、苹果、亚马逊、Facebook 都发布了自己的智能机器人平台,智能机器人有一个新的名词,叫做「会话经济」。

    马汉君:机器人这个事情应该是说最开始 2015 年突然是从以前的物业变成商用,非常普通,我们 2015 年下半年开始发力,机器人这个事情推动了机遇的起步期吧,这个事情的确到现在为止整个行业已经是非常清晰的商业模式,这个方向非常明显,机会是属于前期扩张、快速沉淀的模式,我们一定会参与,而且在这里面和行业一起寻找真正未来能够落地的机会。

    杨钊:从 2014 年起,我们也是转向机器人这个行业,因为我们觉得人工智能对话系统是共同的,机器人应该是更自然的交互,从 2014 年开始我们开始做机器人这块的产品和模型,在 2014 年 11 月份发布了图灵机器人的一个对话系统平台,到现在应该是将近 20 万开发者,其实是以我们的力量来迎接和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。

    黄伽卫:我们是把很多不同的技术集合起来,做一个面向用户的产品,有很多不管技术方面的水平,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机会,我们开始看到把这些不同的技术,不管它是 AI 方面的,或者是传感器、硬件,把它融入到一起,觉得很好用,是我们的一个很大的机会。

    刚刚我们记得是一个搜索器,牛总说我们是一个做机器人的公司,而且我们看到一个更大的机会,我们认为是叫做通 AI,我们看到一个很大的机会,把 AI 的一切可能放在家庭层面,所以这样的一个产品它也可能长得像机器人,它也可能不是。

    所以我们第一代产品去看它的话,它其实不太像机器人,因为他没有手、没有脚,不过它是去把 AI 的那种可能性,比如说很多这方面去想的话,我们去听音乐,整个去做机器人的不会想到听音乐那么重要,我们的产品把音乐体验放大,它背后的 AI 会了解你的喜好。他们聚集更好的音乐给你,他有一个很特殊的灯光的效果,其实我们看到这方面很多新的尝试。刚刚牛总也说到了,国外的据说卖了 300 万台,后面又看到了谷歌发布了 Google Home,它长得不像机器人,但是它是机器人。

    机器人应用的两大切入点

    222.jpg

    牛奎光:我想我们机器人现在看起来的话,主要的应用也应该是两个方向,一个是刚才黄总讲的我们叫做情感类的机器人,更多的是以家庭应用场景为主,还有一类是叫交易型的机器人,我不知道剩下的两位嘉宾对这两个具体应用的切入点怎么看? 

    谢殿侠:我先接着您刚才讲的那个问题,聊机器人和会话经济还是跟人机交互发展的阶段有关,最早 PC 出现的时候,键盘鼠标是人机交互的媒介。移动互联网手机平板,它的主要媒介变成了触摸,现在智能硬件、包含机器人,我们把 Robot 放在这里面,现在键盘鼠标没有了,触摸屏也没有了,还原到了最自然的人和人之间的交互方式,就是说话,我们必须要学习了。

    这意味着任何可能过去的产品服务,过去通过网页来呈现的,通过 APP 来呈现的,现在可以通过聊天对话来呈现了,不管是在手机还是 PC 机上,以及各种各样的智能硬件上,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,可能现在是一个分水岭,以后人人、事事、物物都可以来交互。

    在交互的过程中,如果说是跟情感有关,尤其是做这一块的,人和机器之间聊天,对微软来讲主要是完成任务,它不管你的情感,对小工来讲呢,就是跟你闲聊的,怎么能够消磨时间。这个时候对他来讲情感就会变得非常非常地重要,如果说再深入到更深层面,我们儿童机器人经常聊天,律师机器人帮着判案子,股票机器人可以跟交易对接,再更进一步深入,企业内部企业的管理怎么能够跟这些机器人对接,在报销方面,财务方面制度那么多,我怎么来了解,财务制度那么多,我遇到了什么问题就问。

    这种情况下,只要有智库,只要用户的交互方式过去用键盘鼠标,或者是触摸屏,现在都可能会变成是用聊天的方式,对方无非是个人,还是个机器人,我作为一个用户我用我最适合最自然的方式获得我想要的结果,得到我想要的服务。我们刚好在中间做语音的 API,我们做得更垂直一点,各位都可以合作,我们有一些音乐也可以聊,最终帮助我们做最终端产品的能够超越用户的期待。 

    牛奎光:第二个问题,您现在做语音类里面,你碰到的做交易类型的多一些还是做情感类型的多一些? 

    谢殿侠:实际上对我来讲,我做交易本质上没有区别,我还有一个观点,支持我们的合作伙伴做面向特定用户,针对特定场景提供特定领域服务的这么一些可能性。语义理解我们关注的点有三个,第一个是懂用户的意图,这是语言层面的东西,跟你有相关性,但是弱。

    第二部分我知道你的答案,那好了,这个我们反过来来讲要构建知识图谱,这一块我们会做一些基础的,合作伙伴他可能会有一些他自己独特领域的积累,他有模拟性就可以了,还有一个连接的服务,不论是哪一块,第三方服务的对接。 

    魏清晨:我非常赞同黄总说的观点,机器人未必像人的形态一样,有胳膊、有腿、有眼睛、有嘴,机器人它只是一些分子而已,其实它背后人工智能的部分,他说过这么一句话,他是在《情感计划》这本书下了一个很重要的结论,如果要让机器实现真正智能,并且跟我们产生自然而然的交互,需要具备情绪识别和表达的能力,就需要具备情感。

    其实机器人不光要具备智力方面的一些东西,还要具备情感方面的一些东西,这句话里面渗透两个信息,第一个未来的智能和机器人具备情感是它智力的很重要的一部分。

    第二个观点,他认识到情感这一块分为情绪的识别和情绪的表达,不光是让机器人知道我们在说什么,或者知道我们长得怎么样,我说的过程是什么样一种情绪,在这个技术上再做一些匹配的服务,实现这样一些东西,这是我们对机器人的一些想法。

    标签
    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颠覆仍是关键词! 盘点2016年家电圈新鲜技术
    各种观点
    新词聚合
    推荐阅读